论文知识网,正规可靠专业的中高级职称论文发表机构!

400-789-0619

服务热线
当前位置:首页 > 职称论文范文 > 职称论文范文 > 概念隐喻视域下基于语料库的本源概念翻译探究

概念隐喻视域下基于语料库的本源概念翻译探究

来源:论文知识网作者:kaiting时间:2019-04-09 10:20

  摘要:本文以石黑一雄的代表作The Remains of the Day及其中译本为语料,建立本源概念英汉双语平行语料库,从概念隐喻的视角,探析该译本中的本源概念以及其翻译模式。结果表明,在垂直翻译过程中,大部分换译翻译策略可以体现出结构隐喻的认知方式,而对于意译的翻译策略,则是由方位隐喻、结构隐喻和实体隐喻较为平均的组成。此外,还可根据语料库发现有反实体隐喻对于翻译策略的的影响。

  关键词:本源概念;概念筹划理论;概念隐喻;翻译模式

语言艺术论文

  本源概念是指某一语言社团在自己的历史、文化、社会和思维方式发展过程中孕育出的特有概念,它对于另外一个语言社团是外来的(何元建,2010)。其有两种存在形式:(1)存在过或存在中的实物(artifacts),这个可以通过感官观察得到,其中包括历史、地理、民族、国家建制、服饰、烹饪、建筑、音乐、艺术、民俗、宗教、日常生活方式(饮食、起居)等;(2)人类了解世上万物的认知方式(cognitive patterns),该类别属于认知范畴,来自文化传统(何元建,2010)。

  基于何教授和前人的进一步探究及佐证,通常而言,可将本源概念分为语言、社会、政治、宗教和文化五大类。在翻译的过程中,需要对本源概念进行处理是司空见惯的现象,但是具体译者在处理语料的过程中,对于本源概念具有怎样的认知以及翻译策略的选择,是值得我们透过译作去研究的。本文选取2017年诺贝尔文学奖获得者石黑一雄的代表作The Remains of the Day及其中译本为语料,根据本源概念的定义进行人工筛选,选出符合当地社团语言特色的词条或短语,建立小型英汉平行语料库,并且从概念筹划理论以及概念隐喻的视角,具体探析其中本源概念的翻译模式,进而发现规律。

  1 理论基础

  概念筹划理论(Conceptual Mapping Theory),又称概念意旨整合(Conceptual-intentional mediation),是由何元建教授在2007年出版的《生成语言学背景下的汉语语法及翻译研究》中提出的语言理论。实则,映射(mapping)最早可以追溯到1997年,由荷兰认知心理学家Annitte M.B.Groot提出运用于语言翻译。从认知的角度出发,译者在翻译的过程中,存在着两种编码机制,即水平翻译(从个体认知系统中抽取存留的相关语言形式进行编码)和垂直翻译(在认知系统中经过重新整合之后再进行编码)(何元建,2007)。

  垂直翻译需要译者对于源概念进行筹划和整合,也就是在翻译的过程中选择更加复杂的翻译策略加工语料,反之水平翻译就只需要在语际之间进行简单配对就好,因此具体到本源概念中,我们需要研究的语料为某一语言社团特有的概念,势必在翻译的过程中,需要译者进行大量的认知概念处理的过程,所以垂直翻译将会是我們研究的重点。

  理论上,从事语言处理的大脑认知系统各部分的相互关系如下:

  在翻译过程中,原文被感官—伺服系统接收之后,被传送到听音—发声系统,转换成语音信号送入语言机制,语音在语言机制处被解析,其中所传导的语义信息被输送到概念—意旨系统。理论上讲,如果语义信息属于被认可的“概念—意旨”范畴,就会获得诠释(mental representation)。该“诠释”接着被输入到语言机制,编码成译语,通过听音—发声系统赋予语音形式,再由感官—伺服系统读写,最后得到译文。

  在此过程中,概念—意旨系统先认可诠释信息,然后发送信息。所以该系统是原文中止以及译文起始之处,故该交汇点可被称为“概念筹划”(conceptual mapping)(Holmes,1978/1981)或者“概念整合”(conceptual mediation)(Annitte M.B.Groot,1997)。因此,我们在前文提到过的两种编码机制,水平翻译和垂直翻译,实则就是作用在概念筹划的位置中的。尤其是垂直翻译过程,在认知系统中,实际上就是“解码→概念意旨整合→编码”的过程。在翻译的过程中,“解码→概念意旨整合”是第一部分,包括接收原文、解析源语形式、认可和诠释原文的语义信息;第二部分是“概念意旨整合→编码”,将已经得到认可和诠释的原文语义信息编码成译语输出去。因此,以上理论作用于英文作品The Remians of the Day汉译的过程中时,其概念意旨整合的认知模型可整理为:

  上图中,E部分可代表本研究英文原作品The Remains of the Day中所体现出的,英国源语社会或社团中特有的本源概念信息;C部分可代表本研究汉译本中的汉语译语社会或社团中特有的本源概念信息。那么在两个社会社团中,必定存在着英汉双语所共同分享的文化信息概念,于是在二者重合的部分,我们可以用字母I(Intersection)表示。因此,当译者在英文原著汉译的过程中的水平和垂直翻译认知过程为:

  当译者在翻译的过程中遇到的语料为上图中I的部分,即源语社团和译语社团所共享的认知概念时,则可以体现出水平翻译的编码机制,采取直译的翻译策略,只需将英语的词语和汉语的词语点对点配对就可以。

  当译者在翻译的过程中遇到的语料为上图中E的部分,即源语社团独享的认知概念时,就需要采取一定的翻译策略来使译语社团受众能够更加高效地理解到源语社团文本中所表达的实际意思,此时则可以体现出垂直翻译的编码机制。

  在译者翻译的过程中,多采用的是直译、意译、换译以及省译的翻译策略。其中直译属图2中I的部分,此时只需进行点对点的词条配对即可,属水平翻译,不需要概念筹划;而换译和意译的过程,也就是译者遇到图2中E部分的语料时,需要进一步处理信息,使得译语社团读者能够更加快捷地接收信息,该处思路实则是概念隐喻中,从源域向目标域映射的一个过程,因此我们可以接入概念隐喻的相关理论对换译和意译进一步分析。

  20世纪30年代,理查兹在《修辞哲学》一书中提出了隐喻互动理论,拉开了人类对隐喻认知功能研究的序幕。随后,布莱克发展并完善了这一理论,激发了哲学、心理学、人类学等不同领域的研究者对隐喻的性质、功能和工作机制进行研究和探讨。随着《我们赖以生存的隐喻》(Metaphors We Live By)一书的出版,隐喻研究也发生了根本性的变革。概念隐喻认知机制包括源域(source domain)和目标域(target domain)两个认知域。源域和目标域是概念隐喻中最重要的两个基本要素,一般说来,源域是较具体的、熟知的、有形的概念,而目标域是较抽象的概念(赵艳芳,2000),将源语社团中不熟知的、抽象的概念翻译成为译语社团中比较容易理解的概念,这正是译者的职责所在,因此,译者的垂直翻译过程,实则体现出的是概念隐喻映射的作用原理。

  推荐阅读:《语言与翻译》(季刊)创刊于1985年,由新疆《语言与翻译》杂志社办。坚持党的四项基本原则,宣传党的民族政策和民族语言文字政策,贯彻“百家争鸣,百花齐放”的办刊方针。



更多>>

优质职称论文发表期刊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