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职称论文咨询网,正规可靠专业的中高级职称论文发表机构!

400-6800-558

服务热线
当前位置:首页 > 职称论文范文 > 教育职称论文 > “体育明星”符号资本的生成逻辑与累积路径

“体育明星”符号资本的生成逻辑与累积路径

来源:中国职称论文咨询网作者:kaiting时间:2019-02-18 10:42

  摘 要:以布迪厄符号资本理论分析“体育明星”的形成与发展。认为“体育明星”不仅是群体称谓符号,而且是一种符号资本。“体育明星”符号资本形成于体育组织的权威认可、大众媒体的传播赋名和体育粉丝的符号消费过程,通过资本转换与权力柔化、资本衡估与价值度量、资本变现与价值增值、资本生产与产业运作等方式发挥着价值张力。受制于资本和权力的双重诱惑,符号资本的持续累积成为运动员的价值诉求,持续提高竞技实力、不断尝试场域跨越、积极参加社会公益、遵从德操恪守法纪是“体育明星”符号资本累积的主要路径。

  关 键 词:体育传播学;体育明星;符号资本;布迪厄符号资本理论

体育教育论文投稿

  在布迪厄的社會学理论体系中,“资本”是核心范畴。它是“行动者的社会实践工具,这种工具是行动者积累起来的劳动,它可以是物质化的(经济资本),也可以是身体化的(社会资本、文化资本),也可以是符号化的(符号资本)。每种资本形式都具有可传递性,不同资本形式之间还具有可转换性。”[1]其中符号资本最具有转换力量,而符号资本指的是“特权、声名、神圣性或荣誉的累积程度,建立在知识和认可的辩证法基础之上”[2]。从布迪厄符号资本理论的理解出发,“体育明星”就是一种符号资本。它由社会认可(“体育明星”是社会公众对体育领域中取得优异成绩并具有广泛影响力的运动员的一种约定俗成的称呼)而形成,并能够在与社会和公众的互动(消费)中为自身带来经济利益、身份地位和象征权力。

  “体育明星”并非具体的个人,而是具有“象征意义联想的运动员形象”[3],“蕴含多种符号象征”[4],是具有表征意义的区隔符号。现如今,“体育明星”不仅出现在竞技场域,而且活跃在娱乐、商业、时尚等领域,受亿万人崇仰和膜拜并获得天价收入。由此而论,“体育明星”不仅仅是符号,而是作为一种资本和权力形式在当代体育产业和娱乐工业结构中发挥着重要作用。因此,基于布迪厄的符号资本理论,从“体育明星”符号效用的持续性出发,在符号资本的生产、传播以及消费的现实生产语境中审视其独特的作用方式和意义空间,探析“体育明星”的意义与价值。

  1 “体育明星”符号资本的生成逻辑

  如前所述,符号资本是对特权、声誉的认可,并在生产和再生产过程中长期积累而形成。体育组织、大众媒体以及体育观众是“体育明星”符号资本形成过程中最重要的认可主体,它们分别通过权威认可、传播赋名、符号消费,实现区隔化、符号化和资本化,完成符号资本的原始积累。

  1.1 区隔化:体育组织的权威认可

  运动员奋力拼搏是为实现“更高、更快、更强”运动成绩的理想,而掌握运动成绩认可权的便是发起各类竞技赛事的体育组织。在体育组织的具名之下,优胜运动员将获得区隔于常人的特殊身份。例如,作为最权威的体育组织,国际奥委会、世界各单项体育组织、世界知名体育赛事联盟等,是代表当今竞技体育最高荣誉的“奥运冠军”“世界冠军”“联赛MVP”等符号资源的持有者和垄断者。

  它们将这些符号资源以奖牌的形式连同奖品一起授予优胜运动员,并通过升国旗、奏国歌等象征崇高、神圣的一系列隆重仪式得到凸显和强化。在此过程中,荣誉加身的运动员一方面获得了“合法身份”的权威认可,另一方面也被建构成一个区隔性群体:既区分于普通大众(身体技能),也区分于一般运动员(技能强弱)。“当人们将这一过程当作合法化的选择来理解和认同的时候,它本身就会孕育出一种象征性的资本;如此建构起来的群体限制越严,排他性越强,其意义就越大”[5]。正是这种区隔化,使得“出乎其类、拔乎其萃”的“奥运冠军”等变成运动员金字塔顶端的灿烂明珠,熠熠闪耀,进而获得公众的认同与尊崇。体育组织通过定期举办竞技赛事,为发现和培养竞技精英提供了条件。而大众媒体、俱乐部、企业主、广告商等利益相关者纷纷借此衡量和评估运动员所拥有的资本存量以及价值实现程度,使得塑造“明星”身份成为可能。

  1.2 符号化:大众媒体的传播赋名

  “体育明星”并非职业称谓,也非权威授予,而是通过大众传媒的命名和传播而成为社会约定俗成的称呼,并在传媒的渲染之下被赋予诸多符号意义。我国《体育报》在1979年12月28日首次出现“体坛明星”的说法[6],自此以后,“体育明星”开始取代“运动健儿”“体育标兵”等成为高水平体育人才的符号专称。大众媒体通过议题设置的宏大叙事,特别是着力渲染奥运会、世界杯等举世瞩目的“体育媒介事件”[7],賦予“体育明星”更多的象征和符号意义;通过专题报道的聚焦叙事,浓墨重彩地描绘“体育明星”超乎常人的运动天赋和竞技能力,强化其在人们心目中的“符号化”特征;通过话题引导的身体叙事,细致刻画“体育明星”表现时尚、娱乐、生活方式等日常生活的意义,巩固其榜样力量和价值示范的偶像价值。

  于是,在大众媒体的反复宣传下,“体育明星”成为承载强国梦想的英雄符号、拼搏进取的精神符号、完美身体的意象符号和时尚潮流的偶像符号,在连续不断符号化运作中生产着意义,他们在人们的“‘广知’与‘关注’中,获得大众传播学上的所谓‘社会神圣的赋予’,得到某种神圣地位的社会承认”[8]。

  1.3 资本化:体育粉丝的符号消费

  在体育组织不断推出的竞技王者光环和体育媒体的“明星炸弹”攻势下,诞生一批明星拥趸——即体育粉丝,他们对“体育明星”各种符号意义的崇拜激发了消费狂欢,进而赋予“体育明星”资本化的力量。“体育明星”高超的技术、拼搏的精神、健美的肌肤、性感的身材、优雅的风度,无不在粉丝心中树立起“图腾的方式存在”[9],这种图腾背后所蕴含的文化意义既为这一群体提供身份,又对他们的价值观进行引导,进而成为他们心灵价值的提供者。他们追随偶像的脚步,不仅一次又一次观看偶像的比赛,阅读相关的媒体报道和评论分析,而且关注和模仿他们的行为习惯、服饰打扮甚至私人生活方式。

  体育粉丝的这种偶像崇拜方式实际上起到了把“体育明星”衍化为商品的显著作用,激活与此相关的产业链,进而产生“体育明星”消费模式,而各类市场主体正是从这种消费模式中发现“体育明星”的经济价值,进而创造各种条件生产这种商品,这便是“体育明星”得以存在的社会语境。于是职业化的赛事联盟纷纷成立,专业化的俱乐部不断获得热钱涌入,市场化的大众媒体更是寻找一切机会炒作“体育明星”。不断涌现的“体育明星”,又带动了一批又一批前赴后继的“追星族”,从而营造出庞大的体育文化消费市场,符号化的“体育明星”经过资本化过程终于演变成符号资本。

  2 “体育明星”符号资本的价值张力

  符号资本一经形成,便发挥着巨大的价值张力,这种张力主要体现为符号权力和符号价值。符号权力指的是通过占有符号资本而取得支配社会资源和他人行为的象征权力,拥有符号资本可以获得社会和他人的欣赏、尊重、敬意等,并进而获得其它服务等[10]。而符号价值是指“在某种意指关系下,物或者符号本身的意象在市场交换中由于满足了人对声誉、社会地位、权力等欲望的精神满足所产生的财富效应”[11]。“体育明星”的符号权力和符号价值主要表现在权力柔化与资本转换、资本衡估与价值度量、资本变现与价值增值、资本生产与产业运作等方面。

  2.1 权力柔化与资本转换

  第一,显性的社会影响力和感染力。如姚明凭借在NBA赛场上的辉煌战绩和在美国主流社会中的亲和力,成为具有全球影响力的“体育明星”,并且一直充当着“篮球外交官”和“篮球亲善大使”的角色,赢得美国对中国和华人的好感和信任[12]。第二,隐性的粉丝控制力和号召力。在“体育明星”消费过程中,符号权力具有隐秘性,它并不像政治权力一样具有强制约束力,然而却表现出惊人的能量,体现为权力的受动方(粉丝)因为崇拜而心甘情愿接受权力一方(偶像)的符号意指,主动购买他们的赛事门票、衍生产品以及代言商品,有效掩盖了符号资本本质上的利益趋向,使其表现出一种超越性或者“否定性的资本形式”,这正是符号资本作为社会实践工具的核心表征。第三,资本转换能力——通过向其他资本转换而获得不同场域内的符号权力。一名运动员一旦成为“体育明星”,其符号权力场域就显著扩大,加速其身份地位的分层与正流动。拥有了“体育明星”符号资本,可以获取丰厚收入(高奖金、住房等物质奖励以及获得商品代言),符号资本转化为经济资本;可以广交社会名流,获得某种特殊的权利(例如,韩国冠军免服兵役),符号资本转换为社会资本和文化资本;而拥有更多符号资本的“体育明星”甚至还可以跻身政界,符号资本又转化为政治资本。比如,美国健美明星施瓦辛格当选加利福尼亚州州长,邓亚萍、姚明等当选政协委员或人大代表参政议政。

  推荐阅读:《首都体育学院学报》Journal of Capital Institute of Physical Education(双月刊)曾用刊名:北京体育师范学院学报.


上一篇:数学课堂激发学生数学创造力

下一篇:没有了


更多>>

优质职称论文发表期刊推荐